黨史學(xué)習教育
當前位置:
首頁
/
/
在黨關懷下蓬勃發展的(de)中西醫結合工作 主講人:賈文魁

在黨關懷下蓬勃發展的(de)中西醫結合工作 主講人:賈文魁

  • 分類:黨建工作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2-05-16 15:49
  • 訪問量:

【概要描述】

在黨關懷下蓬勃發展的(de)中西醫結合工作 主講人:賈文魁

【概要描述】

  • 分類:黨建工作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22-05-16 15:49
  • 訪問量:
詳情

在黨關懷下蓬勃發展的(de)中西醫結合工作

第六黨支部 賈文魁

 

在中國(guó)共産黨建黨百年(nián)之際,我們中西醫結合人回憶中西醫結合的(de)發展曆程,我們深深體會到,沒有(yǒu)中國(guó)共産黨的(de)英明領導,就沒有(yǒu)中醫藥及中西醫結合事業蓬勃發展的(de)今天。迄今我國(guó)開創中西醫結合研究已有(yǒu)63年(nián)的(de)曆史,在科(kē)研、醫療、教育、學(xué)科(kē)建設、為(wèi)人類醫學(xué)發展、為(wèi)中國(guó)人民及世界人民健康服務等方面,均取得舉世矚目的(de)成就。其中最為(wèi)國(guó)争光、令國(guó)人驕傲者如(rú)“西學(xué)中”藥學(xué)家屠呦呦教授獲2015年(nián)諾貝爾生理(lǐ)學(xué)或醫學(xué)獎震驚了世界。循證醫學(xué)研究證明,中西醫結合防治疾病的(de)效果顯著優于單純西醫或單純中醫。“中西醫結合醫學(xué)”已被國(guó)家标準《學(xué)科(kē)分類與代碼》确立為(wèi)一(yī)門獨立學(xué)科(kē),成為(wèi)我國(guó)在世界首創新學(xué)科(kē)之一(yī),等等。中西醫結合研究堪稱中國(guó)共産黨領導新中國(guó)開創的(de)偉大事業之一(yī)。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加強黨史學(xué)習和(hé)教育,努力從黨走過的(de)風雲激蕩的(de)曆史中,從黨開創和(hé)不斷推進的(de)偉大事業中、從黨全心全意為(wèi)人民服務的(de)根本宗旨和(hé)長(cháng)期實踐中,深化對黨的(de)信賴,堅定對黨的(de)領導的(de)信念。”下面我們一(yī)起回憶在我國(guó)中西醫結合發展道(dào)路上黨對中西醫結合事業的(de)引領和(hé)指導作用。

 早在1954年(nián)6月,毛澤東主席為(wèi)籌建中醫研究機(jī)構做(zuò)出了重要指示:“即時成立中醫研究機(jī)構,羅緻好的(de)中醫進行(xíng)研究,派好的(de)西醫學(xué)習中醫,共同參加研究工作。”明确指示要“派好的(de)西醫學(xué)習中醫”。

1954年(nián)10月26日,《中央文委黨組關于改進中醫工作問題給中央的(de)報告》指出:“目前最主要的(de)問題,仍然是衛生部門中一(yī)部分幹部和(hé)一(yī)部分西醫,對學(xué)習和(hé)研究中醫,缺乏正确的(de)态度和(hé)積極精神。”并明确指出:“目前解決問題的(de)關鍵,是号召和(hé)組織具有(yǒu)現代科(kē)學(xué)知識的(de)西醫學(xué)習和(hé)研究中醫的(de)合理(lǐ)部分,經過中西醫合作,使中醫得到整理(lǐ)與提高(gāo)。”

1954年(nián)11月23日,《中共中央批轉中央文委黨組關于改進中醫工作問題的(de)報告》指出“當前最重要的(de)事情,是要大力号召和(hé)組織西醫學(xué)習中醫,鼓勵那些具有(yǒu)現代科(kē)學(xué)知識的(de)西醫,采取适當的(de)态度同中醫合作,向中醫學(xué)習,整理(lǐ)祖國(guó)的(de)醫學(xué)遺産。隻有(yǒu)這樣,才能使我國(guó)固有(yǒu)的(de)醫藥知識得到發展,并提高(gāo)到現代科(kē)學(xué)水平;也隻有(yǒu)這樣,才能有(yǒu)效地(dì)糾正對待中醫的(de)武斷态度和(hé)宗派主義情緒,鞏固地(dì)建立中西醫之間互相尊重和(hé)團結的(de)關系。”

1955年(nián)12月19日,在毛主席和(hé)黨中央指示下,衛生部中醫研究院(現中國(guó)中醫科(kē)學(xué)院)在北(běi)京成立;同時,衛生部舉辦的(de)“首屆西醫離(lí)職學(xué)習中醫研究班”(簡稱“西學(xué)中”班)開學(xué)。1956年(nián)又在北(běi)京、上海、天津、廣州、武漢、成都舉辦6個“西學(xué)中”班。

1958年(nián),衛生部舉辦的(de)首屆“西學(xué)中”班學(xué)員結業,培養出我國(guó)第一(yī)批“西學(xué)中”人員,他們開創了中西醫結合研究。

1958年(nián)10月11日,毛澤東對衛生部黨組“關于西醫離(lí)職學(xué)習中醫班情況、成績和(hé)經驗給中央的(de)報告”做(zuò)了批示:“尚昆同志:此件很好。衛生部黨組的(de)建議在最後一(yī)段,即今後舉辦西醫離(lí)職學(xué)習中醫班,由各省、市(shì)、自(zì)治區黨委領導負責辦理(lǐ)。我看如(rú)能在1958年(nián)每個省、市(shì)、自(zì)治區各辦一(yī)個70~80人的(de)西醫離(lí)職學(xué)習班,以兩年(nián)為(wèi)期,則在1960年(nián)冬或1961年(nián)春,我國(guó)就有(yǒu)大約2000名這樣的(de)中西結合的(de)高(gāo)級醫生,其中可(kě)能出幾個高(gāo)明的(de)理(lǐ)論家。此事請與徐運北(běi)同志一(yī)商(shāng),替中央寫一(yī)個簡短(duǎn)的(de)指示,将衛生部的(de)報告轉發給地(dì)方黨委,請他們加以研究遵照辦理(lǐ)。指示中要指出這是一(yī)件大事,不可(kě)等閑視(shì)之,中國(guó)醫藥學(xué)是一(yī)個偉大的(de)寶庫,應當努力發掘,加以提高(gāo)。指示和(hé)附件發出後,可(kě)在人民日報發表。”這一(yī)批示肯定了首屆西學(xué)中班取得的(de)成功、大力提倡舉辦西學(xué)中班,培養“中西結合的(de)高(gāo)級醫生”。沒有(yǒu)首屆西學(xué)中班圓滿結業,就沒有(yǒu)毛澤東這一(yī)史詩般的(de)偉大批示,它是中醫藥及中西醫結合發展史上最光輝的(de)經典篇章(zhāng),像一(yī)座明亮(liàng)的(de)燈塔,永遠照耀中醫藥及中西醫結合發展方向!

1958年(nián)11月18日,中共中央對衛生部黨組關于組織西醫離(lí)職學(xué)習中醫班總結報告的(de)批示強調:“各省、市(shì)、自(zì)治區黨委,凡是有(yǒu)條件的(de),都應該辦一(yī)個七十人到八十人的(de)西醫離(lí)職學(xué)習中醫的(de)學(xué)習班,以兩年(nián)為(wèi)期。”“這是一(yī)件大事,不可(kě)等閑視(shì)之。”推動全國(guó)掀起了西醫學(xué)習中醫的(de)熱潮。至今,“西學(xué)中”仍是培養高(gāo)層次的(de)中西醫結合人才的(de)重要途徑之一(yī)。

2015年(nián)10月5日,瑞典卡羅琳醫學(xué)院在斯德哥(gē)爾摩宣布,中國(guó)女藥學(xué)家屠呦呦,獲得2015年(nián)諾貝爾生理(lǐ)學(xué)或醫學(xué)獎。屠呦呦正是衛生部舉辦的(de)第三期西學(xué)中班結業,彰顯了西學(xué)中、中西醫結合研究的(de)優勢!捍衛了西學(xué)中及中西醫結合的(de)榮譽。

中國(guó)有(yǒu)關中醫藥、中西醫結合方針政策的(de)制定,以及如(rú)何對待中西醫藥學(xué)、中國(guó)首倡“西學(xué)中”、首創中西醫結合研究等,均與毛澤東的(de)思想和(hé)主張直接相關。早在1928年(nián),毛澤東在《井岡山的(de)鬥争·軍事問題》一(yī)文中就講道(dào):“醫院設在山上,用中西兩法治療”。

1941年(nián),延安衛生界對中西醫争論很大。毛澤東問陝西著名中醫、開明紳士、陝甘甯邊區政府副主席李鼎銘,現在有(yǒu)些西醫看不起中醫,你看邊區的(de)醫藥衛生事業應如(rú)何發展?李鼎銘說:中醫西醫各有(yǒu)所長(cháng),隻有(yǒu)團結起來,才能求得進步。毛澤東深以為(wèi)是,便說:以後中西醫一(yī)定要結合起來。從而“中西醫一(yī)定要結合起來”,成為(wèi)毛主席關于中西醫結合的(de)著名經典論述,鼓舞着我國(guó)醫藥科(kē)技工作者努力開展中西醫結合研究和(hé)西醫學(xué)習中醫,如(rú)當時延安的(de)西醫魯之俊、朱琏等,就拜老中醫任作田為(wèi)師學(xué)習針灸,成為(wèi)著名的(de)針灸專家。陝甘甯邊區政府即表彰任作田與魯之俊團結中西醫所取得的(de)成績,授予他們特等模範獎。衛生部中醫研究院成立時魯之俊、朱琏分别為(wèi)院長(cháng)和(hé)副院長(cháng)。

1956年(nián),毛澤東提出“把中醫中藥的(de)知識和(hé)西醫西藥的(de)知識結合起來,創造中國(guó)統一(yī)的(de)新醫學(xué)、新藥學(xué)”。

1956年(nián)8月24日,毛澤東在《同音樂(yuè)工作者的(de)談話》中講道(dào):“要向外國(guó)學(xué)習科(kē)學(xué)的(de)原理(lǐ)。學(xué)了這些原理(lǐ),要用來研究中國(guó)的(de)東西。我們要西醫學(xué)中醫,道(dào)理(lǐ)也就是這樣。要把根本道(dào)理(lǐ)講清楚:基本原理(lǐ),西洋的(de)也要學(xué)。解剖刀一(yī)定要用中國(guó)式的(de),講不通。就醫學(xué)來說,要以西方的(de)近代科(kē)學(xué)來研究中國(guó)的(de)傳統醫學(xué)的(de)規律,發展中國(guó)的(de)新醫學(xué)。”特别是毛澤東講道(dào):“應該是在中國(guó)的(de)基礎上面,吸取外國(guó)的(de)東西。應該交配起來,有(yǒu)機(jī)地(dì)結合。”這些論述對西醫學(xué)習中醫、中醫學(xué)習西醫,開展中西醫結合研究具有(yǒu)重要指導意義。

1958年(nián)10月11日,如(rú)前述,毛澤東為(wèi)首屆“西學(xué)中”班結業做(zuò)出的(de)“中國(guó)醫藥學(xué)是一(yī)個偉大的(de)寶庫,應當努力發掘,加以提高(gāo)的(de)重要批示。不僅成為(wèi)中國(guó)制定中醫藥及中西醫結合方針的(de)思想和(hé)理(lǐ)論基礎,并一(yī)直鼓舞着中國(guó)醫藥科(kē)技工作者積極開展中醫藥及中西醫結合研究。

其他黨和(hé)國(guó)家領導人也十分關心中西醫結合事業工作。

1978年(nián)9月24日,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的(de)鄧小平親筆(bǐ)寫下《中央轉發中共衛生部黨組《關于認真貫徹黨的(de)中醫玫策,解決中醫隊伍後繼乏人問題的(de)報告》的(de)批語:“各省、市(shì)、自(zì)治區黨委,各大軍區、省軍區、野戰軍當委,中央和(hé)國(guó)家機(jī)關各部委黨委、黨組,軍委各總部、各軍兵(bīng)種黨委:中央同意中共衛生部黨委一(yī)九七八年(nián)八月二十五日《關于認真貫徹黨的(de)中醫政策,解決中醫隊伍後繼乏人問題的(de)報告》,現轉發給你們。中央認為(wèi)衛生部黨組報告中提出的(de)問題和(hé)建議,應當引起各級黨委的(de)高(gāo)度重視(shì)。希望你們結合自(zì)己的(de)實際情況,認真加以研究,采取切實可(kě)行(xíng)的(de)措施,積極地(dì)有(yǒu)步驟地(dì)把這件大事辦好。中國(guó)醫藥學(xué)是一(yī)個偉大的(de)寶庫,堅持走中西醫相結合的(de)道(dào)路,創造中國(guó)統一(yī)的(de)新醫學(xué)新藥學(xué),是偉大領袖毛土席為(wèi)我們制定的(de)發展我國(guó)醫藥科(kē)學(xué)技術的(de)正确道(dào)路。在社會主義革命和(hé)社會主義建設新的(de)發展時期,在發展西醫隊伍的(de)同時,必須大力加快發展中醫中藥事業,特别是要為(wèi)中醫創造良好的(de)發展與提高(gāo)的(de)物資條件,抓緊解決中醫隊伍後繼乏人的(de)問題。要培養一(yī)支精通中醫理(lǐ)論和(hé)有(yǒu)豐富臨床實踐經驗的(de)高(gāo)水平中醫隊伍,造就一(yī)支熱心于中西醫結合工作的(de)西醫學(xué)習中醫的(de)骨幹隊伍。隻有(yǒu)這樣,才能加快中西醫結合的(de)步伐,使我國(guó)醫學(xué)科(kē)學(xué)技術适應新時期總任務的(de)需要,趕超世界先進水平,更好地(dì)為(wèi)實現我國(guó)社會主義的(de)四個現代化服務。中共中央 一(yī)九七八年(nián)九月二十四日。”中共中央這一(yī)批示,全面精準地(dì)論述了中醫藥及中西醫結合工作。首要的(de)是全面貫徹執行(xíng)。

1996年(nián)12月9日,江澤民在新中國(guó)成立以來由黨中央、國(guó)務院召開的(de)第一(yī)次全國(guó)衛生工作會議上講道(dào):“中西醫并重,發展中醫藥。黨和(hé)政府曆來既重視(shì)現代醫藥又重視(shì)我國(guó)傳統醫藥。中醫藥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de)瑰寶。”“要正确處理(lǐ)繼承和(hé)創新的(de)關系,既要認真繼承中醫藥的(de)特色和(hé)優勢,又要勇于創新,積極利用現代科(kē)學(xué)技術,促進中醫藥理(lǐ)論和(hé)實踐的(de)發展,實現中醫藥現代化,更好地(dì)保護和(hé)增進人民健康。中西醫工作者要加強團結、相互學(xué)習、相互補充,促進中西醫結合。”

2003年(nián)10月14日,胡錦濤在中共十六屆三中全會上報告了《中共中央關于完善社會主義市(shì)場經濟體制若幹問題的(de)決定》,其中“(35)深化公共衛生體制改革。”要求“強化政府公共衛生管理(lǐ)職能,建立與社會主義市(shì)場經濟體制相适應的(de)衛生醫療體系。加強公共衛生設施建設,充分利用、整合現有(yǒu)資源,建立健全疾病信息網絡體系、疾病預防控制體系和(hé)醫療救治體系。提高(gāo)公共衛生服務水平和(hé)突發性公共衛生事件應急能力。加快城鎮醫療衛生體制改革。改善鄉村衛生醫療條件,積極建立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制度,實行(xíng)對貧困農民的(de)醫療救助。發揮中西醫結合的(de)優勢。搞好環境衛生建設,樹立全民衛生意識。建全衛生監督體系,保證群衆的(de)食品、藥品和(hé)醫療安全。”明确提出“發揮中西醫結合的(de)優勢。”

習近平就中西醫結合工作多次作出重要批示。2013年(nián)8月22日,國(guó)家主席習近平會見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陳馮富珍時表示:促進中西醫結合及中醫藥在海外發展。

2017年(nián)1月18日,國(guó)家主席習近平在日內(nèi)瓦訪問了世界衛生組織并會見陳馮富珍總幹事時表示,我們要繼承好、發展好、利用好傳統醫學(xué),用開放包容的(de)心态促進傳統醫學(xué)和(hé)現代醫學(xué)更好融合。

2020年(nián)1月25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議聽取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de)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彙報時指示:“要不斷完善診療方案,堅持中西醫結合,盡快明确診療程序、有(yǒu)效治療藥物、重症病人的(de)搶救措施。”

2020年(nián)2月23日,在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hé)經濟社會發展工作部署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加大重症患者救治力度,加快推廣行(xíng)之有(yǒu)效的(de)診療方案,加強中西醫結合,療效明顯的(de)藥物、先進管用的(de)儀器設備都要優先用于救治重症患者。”

2020年(nián)3月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北(běi)京考察新冠肺炎防控科(kē)研攻關工作時指出:“要加快藥物研發進程,堅持中西醫結合、中西藥并用,加快推廣應用已經研發和(hé)篩選的(de)有(yǒu)效藥物,同時根據一(yī)線救治需要再篩選一(yī)批有(yǒu)效治療藥物,探索新的(de)治療手段,盡最大可(kě)能阻止輕症患者向重症轉化。”

2020年(nián)4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财經委員會第七次會議上指出:“在這次疫情防控中,中醫發揮了重要作用,要及時總結經驗,加強科(kē)學(xué)論證,大力發展中醫藥事業,加強中西醫結合,不斷提高(gāo)能力和(hé)水平。”

2020年(nián)6月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召開專家學(xué)者座談會上指出:“中西醫結合、中西藥并用,是這次疫情防控的(de)一(yī)大特點,也是中醫藥傳承精華、守正創新的(de)生動實踐。

2020年(nián)9月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guó)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會上的(de)講話中講“我們全力以赴救治患者,不遺漏一(yī)個感染者,不放棄每一(yī)位病患者,堅持中西醫結合,費用全部由國(guó)家承擔,最大程度提高(gāo)了治愈率、降低(dī)了病亡率。在沒有(yǒu)特效藥的(de)情況下,實行(xíng)中西醫結合,先後推出八版全國(guó)新冠肺炎診療方案,篩出“三藥三方”等臨床有(yǒu)交的(de)中藥西藥和(hé)治療辦法,被多個國(guó)家借鑒和(hé)使用。”

2021年(nián)5月1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河南省南陽市(shì)考察時指出:“過去(qù),中華民族幾千年(nián)都是靠中醫藥治病救人。特别是經過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非典等重大傳染病之後,我們對中醫藥的(de)作用有(yǒu)了更深的(de)認識。我們要發展中醫藥,注重用現代科(kē)學(xué)解讀中醫藥學(xué)原理(lǐ),走中西醫結合的(de)道(dào)路。”

黨和(hé)政府既高(gāo)度重視(shì)中醫藥的(de)傳承創新發展,又高(gāo)度重視(shì)中西醫結合研究與發展。

1950年(nián)8月7日至19日, “第一(yī)屆全國(guó)衛生會議”即把“團結中西醫”作為(wèi)我國(guó)四大衛生工作方針之一(yī)。

1978年(nián),中共中央在轉發衛生部黨組《關于認真貫徹黨的(de)中醫政策,解決中醫隊伍後繼乏人問題的(de)報告》的(de)批示中不但強調:“特别是要為(wèi)中醫創造良好的(de)發展與提高(gāo)的(de)物質條件,抓緊解決中醫隊伍後繼乏人的(de)問題。要培養一(yī)支精通中醫理(lǐ)論和(hé)有(yǒu)豐富臨床實踐經驗的(de)高(gāo)水平的(de)中醫隊伍”,同時指出:“堅持走中西醫結合的(de)道(dào)路”“造就一(yī)支熱心于中西醫結合工作的(de)西醫學(xué)習中醫的(de)骨幹隊伍。隻有(yǒu)這樣,才能加快中西醫結合的(de)步伐。”

1980年(nián),衛生部召開的(de)全國(guó)中醫和(hé)中西醫結合工作會議,明确指出:“必須團結依靠中醫、西醫、中西醫結合三支力量。這三支力量都要大力發展,長(cháng)期并存,發展具有(yǒu)我國(guó)特點的(de)新醫藥學(xué),推動醫學(xué)科(kē)學(xué)現代化。”标志着中西醫結合已成為(wèi)我國(guó)醫學(xué)科(kē)技隊伍中一(yī)支重要力量。會議形成的(de)給黨中央、國(guó)務院的(de)《關于加強中醫和(hé)中西醫合工作的(de)報告》認為(wèi):“建國(guó)以來大量的(de)臨床實踐和(hé)科(kē)研成果證明,中西醫結合是适合我國(guó)情況,符合醫學(xué)發展規律的(de)正确方針。”

1985年(nián)6月,中共中央書記處對衛生工作的(de)決定指出:“根據憲法‘發展現代醫藥和(hé)我國(guó)傳統醫藥’的(de)規定,要把中醫和(hé)西醫擺在同等重要的(de)地(dì)位。一(yī)方面,中醫藥學(xué)是我國(guó)醫療衛生事業所獨具的(de)特點和(hé)優勢,中醫不能丢,必須保存和(hé)發展。另一(yī)方面,中醫必須積極利用先進的(de)科(kē)學(xué)技術和(hé)現代化手段,促進中醫藥事業的(de)發展。要堅持中西醫結合方針,中醫、西醫互相配合,取長(cháng)補短(duǎn),努力發揮各自(zì)的(de)優勢。”

1988年(nián)3月,七屆人大全體會議通過的(de)《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衛生工作要積極貫徹預防為(wèi)主,中西醫結合方針。”

1991年(nián)10月18日,在有(yǒu)24個國(guó)家和(hé)地(dì)區代表參加的(de)“國(guó)際傳統醫藥大會”上,李鵬代表我國(guó)政府重申:“我們的(de)政策是中醫與西醫并重,中醫與西醫相結合,傳統醫學(xué)與現代醫學(xué)相結合。”

1996年(nián)12月9日,中共中央、國(guó)務院召開了新中國(guó)成立以來第一(yī)次全國(guó)衛生工作會議。會議發布的(de)《中共中央、國(guó)務院關于衛生改革與發展的(de)決定》中提出:“中西醫并重,發展中醫藥”“中西醫要加強團結,互相學(xué)習,取長(cháng)補短(duǎn),共同提高(gāo),促進中西醫結合。”

1996年(nián)第八屆全國(guó)人大第四次會議通過的(de)《中華人民共和(hé)國(guó)經濟和(hé)社會發展“九五”計劃和(hé)2010年(nián)遠景目标綱要》提出“繼續振興中醫藥事業,促進中西醫結合。”

2001年(nián),第九屆全國(guó)人大第四次會議通過的(de)《中華人民共和(hé)國(guó)國(guó)民經濟和(hé)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nián)計劃綱要》提出“大力發展中醫藥,促進中西醫結合”。

2003年(nián)4月7日,溫家寶簽發“中華人民共和(hé)國(guó)國(guó)務院令”,公布了《中華人民共和(hé)國(guó)中醫藥條例》,其第三條為(wèi):“國(guó)家保護、扶持、發展中醫藥事業,實行(xíng)中西醫并重的(de)方針,鼓勵中西醫相互學(xué)習,相互補充,共同提高(gāo),推動中醫、西醫兩種醫學(xué)體系的(de)有(yǒu)機(jī)結合,全面發展我國(guó)中醫藥事業。”

2010年(nián)4月24日,李克強總理(lǐ)在中華醫學(xué)會第24次全國(guó)會員代表大會開幕式大會報告時強調:“要認真落實黨中央、國(guó)務院的(de)決策部署,充分發揮醫療衛生工作者的(de)主力軍作用,加快醫藥衛生事業改革與發展,不斷提高(gāo)人民群衆健康水平,推進中西醫結合。”

2012年(nián)6月7日,李克強總理(lǐ)為(wèi)太湖文化論壇中醫藥文化發展(南昌)高(gāo)級别會議發賀信中說:希望大家繼續堅持中西醫并重、中西醫結合的(de)方針。

2018年(nián)3月5日,李克強總理(lǐ)在十三屆全國(guó)人民代表大會第一(yī)次會議上做(zuò)《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支持中醫藥事業傳承創新發展。鼓勵中西醫結合。”

2020年(nián)5月22日,李克強總理(lǐ)在第十三界全國(guó)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上做(zuò)《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促進中醫藥振興發展,加強中西醫結合。”

2021年(nián)3月5日,李克強總理(lǐ)在第十三屆全國(guó)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上做(zuò)《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堅持中西醫并重,實施中醫藥振興發展重大工程。

《中華人民共和(hé)國(guó)中醫藥法》把“國(guó)家發展中西醫結合教育,培養高(gāo)層次的(de)中西醫結合人才。”“加強中西醫結合研究”“促進中西醫結合”等上升為(wèi)國(guó)家意志!是人民意志的(de)體現。中醫藥法不僅為(wèi)理(lǐ)順、改善和(hé)穩定中醫藥與中西醫結合之間的(de)密切關系發揮指引作用,更為(wèi)中西醫結合事業的(de)可(kě)持續發展提供了法律保障,極大地(dì)鼓舞、激勵和(hé)依法保障着中西醫結合、中醫、各民族醫、西醫以及整個科(kē)學(xué)技術界,奮力開啓中西醫結合事業高(gāo)質量發展的(de)新征程!

我院2005年(nián)……現有(yǒu)臨床科(kē)室48個,其中國(guó)家臨床重點專科(kē)3個(腦、肺、外),國(guó)家中醫藥管理(lǐ)局重點專科(kē)5個,國(guó)家級重點學(xué)科(kē)4個,省級重點學(xué)專科(kē)16個,并成為(wèi)國(guó)家中醫藥管理(lǐ)局重點中西醫結合醫院。短(duǎn)短(duǎn)16年(nián),醫院從原來的(de)隻有(yǒu)一(yī)個中醫科(kē)發展到現在的(de)各科(kē)都有(yǒu)中醫人,中西醫結合工作在我院實現了全覆蓋。

綜上所述,黨中央、國(guó)務院在我國(guó)醫療衛生工作中,一(yī)貫主張中西醫結合。充分表現出我國(guó)衛生工作方針中關于“中西醫結合”的(de)方針政策是一(yī)脈相承,具有(yǒu)鮮明的(de)一(yī)貫性、連續性和(hé)毫無動搖性。方針政策的(de)連續性是事業發展的(de)重要保障。正因為(wèi)有(yǒu)黨和(hé)國(guó)家制定了堅持中西醫結合及促進中西醫結合等一(yī)貫的(de)、連續性的(de)方針政策,才有(yǒu)力地(dì)保證了我國(guó)中西醫結合事業的(de)持續發展。

我們應當始終與黨中央保持一(yī)緻,認真負責地(dì)全面貫徹落實黨中央、國(guó)務院制定的(de)一(yī)系列中醫藥及中西醫結合方針政策和(hé)法規。我們在中國(guó)共産黨的(de)堅強領導下,既“傳承精華、守正創新”發展中醫藥學(xué),又“堅持中西醫結合”“促進中西醫結合”,發展中西醫結合醫學(xué)。保障中醫藥學(xué)與中西醫結合醫學(xué)的(de)和(hé)諧發展,共同為(wèi)健康中國(guó)建設、為(wèi)全人類健康服務、為(wèi)人類醫學(xué)科(kē)學(xué)發展做(zuò)出更大貢獻。

 

廣東省博濟醫院(有限合夥)版權所有(yǒu)        技術支持:中企動力   太原   SEO